<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中短篇集>尋找父親的世界>特殊使命
    背景顏色:
    字體大。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特殊使命

    小說:尋找父親的世界 作者:祁連岫云 更新時間:2023/8/22 21:31:44

    李海洋安頓好排里的工作,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一路上他坐長途、換火車,經過在他感覺無比漫長的兩天兩夜的行程,終于在這天傍晚抵達了終點站。

    自從得知爸爸身患胃癌并且已到晚期之后,在他心里不止一次現出爸爸躺在病床上的消瘦病容?墒钱斔辜钡刳s到醫院,推開爸爸病房的門時,眼前卻出現了另一番景象。只見身穿病號服的爸爸與一位身著軍裝的干部正蹲在地上,盯著攤開在地上的軍用地圖熱烈地討論著什么。

    聽到門響,李茂森和那位干部不約而同地抬起頭向門口看去。當李茂森看見身著軍裝的兒子提著旅行包出現在門口時,臉上立刻綻放出驚喜的神情。他站起身,把兒子打量了一遍,然后說:“你不是回不來嗎,怎么又回來啦?”不等兒子回答,他指著那位軍人介紹道:“這是孟叔叔,我們的作戰處長!焙Q蠖Y貌地叫了一聲孟叔叔。不等李茂森介紹,孟處長站起來說:“首長,這是你的老大吧,長得比爸爸還高了!”說著他也打量了一下海洋,贊道:“看看這身海軍呢,把小伙兒打扮得多精神!”說完拍拍海洋的肩膀。作戰處長的夸獎,讓還有些靦腆的海洋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卻讓當父親的感到非常開心。李茂森不由得再次掃視了兒子一遍,的確,兒子比上次見面高了,也結實了,一身筆挺的六五式灰色海軍呢軍裝,襯托得他越發挺拔和帥氣。

    放下行李,海洋在爸爸的再次追問下,不好意思地笑答道:“我從報上的新聞判斷出你們正在搞軍事演習,我以為你又是叫我回來看演習呢,所以我說回不來,哪知道……”他沒有說完,心虛地盯著爸爸,等候他的反應。這一刻他才注意到爸爸還是比以前瘦了一點,但精神狀態很好,咋一看很難讓人相信,他是一個重病患者。海洋真希望醫生的診斷是錯誤的,可是他剛才向護士長詢問過爸爸的病情,護士長清晰地告訴他,切片檢查結果已經出來,“癌癥的帽子”他爸爸肯定是戴上了,只是還不確定癌癥發展或擴散的情況,F在醫院已經為他安排了手術,但愿打開之后的情況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嚴重。

    若在平時,如果海洋對爸爸陽奉陰違,肯定會招來一頓教訓?墒墙裉炖蠲B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他寬厚地一笑,對正在收起作戰地圖的孟處長說:“你看,一個小小的偵察排長都看出咱們正在搞演習,這還保什么密?”

    收好地圖后,作戰處長起身告辭:“時間不早了,首長休息吧!闭f著,他緊緊握住李茂森的手,說:“老李,又耽誤你一晚……”李茂森爽快地打斷他說:“別客氣,你也是為演習嗎!泵咸庨L是游擊隊出身,當初上邊調他來當作戰處長,李茂森是抵制的。不過他來了之后非常用功,進步也很快。李茂森喜歡勤快好學的人,因此即便自己是在病中,也極盡所能地幫助和指導他!笆组L,手術時間定了嗎?”孟處長忽然想起這個問道。李茂森猜到了他的意思,說:“醫生還要進行一次會診,然后確定手術方案。具體時間可能還要等個把星期吧。這期間你若有什么問題盡管來。另外我給你介紹個人,他是我的‘在野’作戰參謀,你有問題也可直接找他。他是新來的訓練處長,這人以前是軍事學院的戰役戰術教員,軍院撤銷時被分到了內蒙古。前不久我費了很大勁才把他要過來,可惜作戰處沒有位置,我只好把他暫時安排在訓練處過度。他人很好,也很隨和,我馬上跟他通個氣,你回去后也主動與他聯系一下!

    李茂森的話讓作戰處長喜出望外,這一刻他忽然覺得剛才那個幫他排兵布陣的首長,此刻好像變了一個人。當他們討論演習的時候,首長那么自信,那么富有激情,目光炯炯,滔滔不絕,彰顯出一個將軍在戰場上的那種霸氣;此刻的他卻是那么平易近人、和藹誠懇,讓人覺得更像一位學長,而不是將軍?墒钦l不知道,就是這位親切和貌不驚人的“學長”,卻參加過長征途中幾乎所有的知名戰役,是響當當的紅三軍團和紅一軍團的老底子。想到這兒,一股深深的敬意在處長心里油然而生,他的眼睛濕潤了,他再次想起了李茂森的病,想到這位馳騁疆場的將軍卻對肆虐在身體里的疾病束手無策,頓時心中充滿了人生的蒼涼。孟處長再次握住了李茂森的手,感激地說:“太好了!首長想的真周到,這下我心里有底了;厝ズ笪荫R上找他!闭f完,情不自禁地立正,莊重地舉起右手,給眼前這位老軍人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處長走后,海洋好奇地問:“你們剛才是不是在討論演習?”李茂森說:“他來請教幾個問題……你呀,不喜歡看我們演習,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焙Q笾腊职值乃,他頑皮地一笑,說:“我知道我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崩蠲残α耍骸爸谰秃谩瓉,兒子,我考你個問題!闭f著,李茂森走到寫字臺前,翻出一張地圖!拔覇柲,如果你是藍方,你準備把登陸點選在哪里?”海洋看著地圖,認真想了想,然后指點著地圖說:“對岸的登陸艦噸位大、吃水深……我看還是這里吧!苯又堰x擇登陸地點的幾個要素背誦了一遍。

    李茂森聽后,滿意地點點頭,說:“看來偵察兵沒有白當!苯又麌@息一聲,“唉,搞這么大的演習,懂行的干部不是被打倒了,就是靠邊站了,現在一線軍事干部都是游擊隊出身或是在白區做地下工作的,沒有一個在軍一級作戰部門干過……好啦,不說這個了。你吃飯了沒有?”海洋如實說還沒有。李茂森打開床頭柜,從里面翻出魚罐頭和蔬菜罐頭,找出工具親自為兒子打開,又拿出幾樣糕點和愛人自制的醬菜放在桌上:“這么晚了,你湊合吃點吧!

    海洋愣愣地看著爸爸為自己準備吃食,忽然覺得今天的爸爸好像和過去的不一樣了。此刻爸爸顯露的鮮有的溫情,讓他心里滾過一陣心酸,眼淚不由分說地滾出來,他趕緊走到窗前,假裝眺望窗外的夜景,趁爸爸不注意一把擦去淚水,然后回到爸爸身邊,拿起他為自己準備的筷子,從罐頭盒里撿起一塊魚肉,又挑起一點媽媽做的醬菜,夸張地大嚼大咽起來。李茂森坐在兒子身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津津有味地吃著,轉眼間一罐頭魚肉就被兒子狼吞虎咽地消滅了,他心想這虎犢子大概一天沒有吃飯,于是他把點心往兒子面前推了推說:“別光吃魚,嘗嘗這些點心,這是上海大飯店的老師傅做的……”說完干脆撿起一塊,不由分說地遞到兒子面前。

    海洋接過點心,一邊吃一邊隨手翻看著攤在桌的信件,只見信上寫道:“……聽說你得了胃癌,馬上要做手術,本想在你手術之前去看望你,可是有點事一時走不開,只能等手術后再去了。你可能知道,幾年前我也得了這個病,我的態度是既來之則安之。癌癥也和敵人一樣,你不怕它,它就怕你,F在我們又成了一個戰壕里的戰友,只是對手變成了癌,任務變成了抗癌。畢竟我比你早得了幾年,對付它我比你有經驗。我覺得治病的事不能完全交給醫生,要有自己的作戰方案,要在心里樹立打殲滅戰的決心和信心。還是那句話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對我們來說,應當再加上一個,與癌斗其樂無窮……”看到這兒,海洋笑了,癌癥本來是讓人談之色變的事情,可是讓這位伯伯一說,倒有了些慷慨激昂的味道。見海洋笑,李茂森好奇地問:“你笑什么?!焙Q笳f:“到底是身經百戰的老兵,這封信好像是戰前動員……這是誰寫的?”李茂森被兒子的話逗笑了,他輕拍兒子的肩膀說:“是你李伯伯寫的,就是我當年的老班長,后來當過我的政委!薄拔艺f呢,原來是個政委!

    海洋吃完飯,李茂森拉兒子坐下,問:“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錢老板嗎?”問這話時,他忽然變得異常嚴肅。海洋忙說:“當然記得,小時候你帶我回老家好像還找過他!薄皩,我這次找你來就是想讓你幫我再找找他。你大概也知道,爸爸得了癌癥,不知老天爺還能給我多少時間?現在我能做的和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他找到,這是你爸我一直以來的心結。我總覺得我欠他一個交代,冥冥之中我總覺得他也在找我……兒子,你是搞偵察的,要想解開這個結,現在我只能依靠你了。我把它當作一個任務交給你,希望你不要拒絕爸爸!

    李茂森的話讓海洋怔住了,他怎么也沒想到爸爸破天荒的第一次為他請假竟然是為了這個。過去他不止一次聽爸爸講過參軍的經過,也知道爸爸一直在找錢老板,可是爸爸連錢老板的名字都不知道,事隔多年,尋找談何容易。更何況在幾十年的戰爭風云中,不知多少革命者獻出了生命,沒有走到今天;大浪淘沙,在血雨腥風的斗爭中,又有多少意志薄弱者離開了革命隊伍,甚至叛變投敵……幾十年呀,有太多可能性,萬一錢老板革命名節不保,找到他又有何意義?甚至還會給爸爸抹黑,給家庭帶來不必要的政治麻煩。然而這是海洋第一次聽到爸爸以近乎祈求的口氣跟自己講話,似乎他預判到了自己的想法并會拒絕他一樣。海洋抬起頭,望著爸爸消瘦的臉和充滿期待的目光,忽然感到爸爸變了,昔日目光中的堅硬被一抹英雄末路的悲涼替代了。都說父親是一本書,此刻海洋才發現別看自己喊了十八年的爸爸,其實自己根本沒有讀懂這本書。既然爸爸執拗地要尋找錢老板,并把它作為有生之年最重要的事情托付給自己,一定會有他的道理。海洋的眼睛潮濕了,身為長子,他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他不忍看著爸爸帶著遺憾離去,因此他痛痛快快地答應了爸爸的請求,表示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爸爸完成這個夙愿,找到錢老板,解開他心中的結,圓他最后的夢。

    臨別那天,李茂森交給海洋兩封信,一封就是他的老班長老政委李富江寫來的信,另一封是省軍區的介紹信。他囑咐海洋說:“你李伯伯在信上說,咱們老家的縣委班子進行過大換血,很多老同志不是被查就是靠邊站了,派性斗爭愈演愈烈,各種矛盾錯綜復雜。你這次回去是私事,千萬不要攪進地方上的是非,不要打我的旗號,現在你李伯伯也被掛了起來,賦閑在家,你有什么困難可以按信封的地址去向他請教。記住,越低調越好,不要透露家里的情況和找人的動機,對外就說是外調,這是我讓你媽給你開的介紹信……還有,你回去后先不要回老家,你奶奶操勞了一輩子,現在身體不好,不要讓她為我擔心!

    海洋認真地一一答應了爸爸,離開前他以軍人的方式,給父親敬了個莊嚴的軍禮,然后踏上了紅色尋根之旅……

    4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欧美精品18videosex性欧美,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欧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
    <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