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1922,民國歷史在這里拐了個彎>第五章 歷史的慣性
    背景顏色:
    字體大。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章 歷史的慣性

    小說:1922,民國歷史在這里拐了個彎 作者:蟻鳴之 更新時間:2023/2/16 12:01:34

    吳佩孚的覺魂、靈慧、元精、元英,雖然很感激任道遠的元神(下文簡稱任道遠)的“救命之恩”,但看到任道遠要奪舍吳佩孚的中樞,他們馬上利用“主場”優勢進行反攻,任道遠達到“身心雙修”境界的時日尚短、靈力有限,又對“地形”不熟悉,雙方堪堪打了一個平手。

    雙方你來我往的“激戰”,免不了會觸動“吳佩孚”(下文將不再加引號了)的腦神經,吳佩孚就此落下一個“墜江后遺癥”————頭疼。

    這個病、藥石是治療不了的,歷史上只有華佗因為有元神、可以醫治這種頭疼,用開顱手術清除“宿主”的“殘魂落魄”,曹操得了頭疼病、而且很重,他把華佗請到許昌,可曹操聽華佗說要做“開顱手術”才能治好后,曹操認定華佗要害自己,不分青紅皂白的殺了華佗、燒了他的著作《青囊經》,可這根本不影響華佗成為一位醫仙,只是人間少了一位良醫。

    吳佩孚要想不再頭疼、只能等雙方分出勝負,吳佩孚的覺魂、靈慧、元精、元英并不知道,假如他們取勝,結果會是吳佩孚當場猝死!

    任道遠慢慢適應了新環境,打的吳佩孚的覺魂、靈慧、元精、元英四處亂竄,這加劇了吳佩孚的頭疼病,可暫時控制住吳佩孚大腦中樞的任道遠,卻不敢對他們趕盡殺絕,因為吳佩孚馬上又要面臨一場大戰了,而任道遠僅僅在學兵營學習了半年軍事基礎知識,別說指揮打仗了,他連真正的戰場都沒上過。

    就這樣,雙方暫時達成了一種默契,當吳佩孚需要面對軍事問題時,任道遠會暫時讓出中樞,由吳佩孚原來的覺魂、靈慧、元精、元英控制中樞,任道遠利用控制中樞的機會,辦了一件很多人不解的事情:開辦國民小學!

    《國民小學》,別被她的名字給騙了,這個“小學”里的學生是由直湘、直川戰爭中負傷,無法重返戰場的官兵、以及裁汰下來的老兵組成的,目前有近3000人的規模,他們拿起槍也很能打的。

    吳佩孚自任“國民小學”校長,張其煌任教育長、下轄教育科、教研科,李濟臣任庶務處處長,下轄學生管理科、書籍文具科、水電勤雜科、食堂倉儲科、財務科等輔助機構。

    白堅武、張方嚴、鄭博言等人,以及在社會上招募的秀才、私塾先生、留洋學生、還有部分義務兼職的人,充當《國民小學》的老師,目前主要以“掃盲”文化課為主、同時“灌輸”儒家“禮義廉恥信、溫良恭儉讓”的思想,沒人知道吳佩孚辦學的目的。

    這其實也是妥協的結果,任道遠認為當下中華民國最重要的就是開啟民智,國人文盲比例太高、根本理解不了中華民國與封建王朝的區別,也就不會真心擁護共和,吳佩孚倡議的“國民大會”也只能是空中樓閣、曲高和寡。

    但吳佩孚的覺魂、靈慧、元精、元英卻認為,現在的亂世,主要是“禮樂崩壞”所致,一定要讓民眾接受儒家思想,所以強行推動在教材中加入了“儒學”經典的《論語》、《詩經》等內容。

    當吳佩孚研究未來戰事、開會討論軍事部署、站在地圖前研究戰術的時候,任道遠乖乖的讓出中樞,認真聽、仔細看,靜心向吳佩孚學習軍事知識,他第一次知道,戰爭并不僅僅是打仗,輿論、情報、經濟等,與戰略、戰術同樣重要。

    此時的民國歷史、由于巨大的慣性,依舊按照原來的軌跡前行著。

    1921年12月17日,北洋政府國務**靳云鵬因債臺高筑、導致政府無法正常運轉,再加上張作霖逼餉、交通系拆臺,靳云鵬不得不提出辭職,張作霖順勢推舉舊交通系首領、親日派梁士詒組閣,吳佩孚發表通電反對。

    但曹氏三兄弟自認與張作霖是親家關系,不斷對張作霖做出各種讓步,梁士詒還是坐上了**寶座。

    1921年12月25日,梁士詒組閣后,根據張作霖的旨意,首先赦免了被通緝的皖系干將段芝貴、張樹元、曲同豐、陳文元、劉詢、魏宗瀚等六人。

    接著,梁士詒又任命“五四學運”時期、被免職的賣國賊曹汝霖為實業專使,并內定另一個賣國賊陸宗輿為北京市市政督辦,陸宗輿準備將北京市政公所財產及建筑物、向日本抵押借款一千萬日元。

    日本人居心不良,想借向中國提供貸款之機,攫取膠濟鐵路,用來扼殺中國孱弱不堪的經濟,梁士詒準備暗中同日本合作,不料事有不密,被記者探知、并將其公布報端,引來國人一片罵聲。

    1922年1月5日吳佩孚發表“歌電”,電文如下:

    “……,害莫大于賣國,奸莫甚于媚外,一錯鑄成,萬劫不復。

    ……,是該路仍歸日人經營,更益之以數千萬債權,舉歷任內閣所不忍為、不敢為者,今梁士詒乃悍然為之,舉曩昔經年累月人民之所呼吁,與代表之所爭持者,咸視為兒戲,犧牲國脈,斷送路權,何厚于外人!何仇于祖國!……”

    梁士詒回電辯解之余,卻謂他對吳佩孚的怒罵“甘之如飴”,大有“笑罵由人去、好官我自當”的意思,吳佩孚當然不肯善罷甘休。

    1月8日,吳佩孚再發“庚電”痛斥梁士詒,這次,梁士詒權當沒看見、干脆不予回復,其賣國行徑受到輿論猛烈抨擊。

    1月9日,吳佩孚發出“佳電”,這次是針對梁士詒的副手葉恭綽。

    打狗還要看主人,吳佩孚揪住梁士詒不放,幕后老板張作霖不干了,他一邊積極為梁士詒辯白,一面向曹錕施加壓力,宣稱要替曹錕“管管家務”,嚇得曹錕趕忙派弟弟曹銳親往奉天解釋。

    3月20日,張作霖故作大方的給曹錕提出“和平三條件”:

    (一)吳佩孚去岳陽、專任兩湖巡閱使,不得再兼任直、魯、豫巡閱副使。

    (二)直軍退出京漢線北段。

    (三)梁士詒銷假復職,復職后、再讓他自動下臺。

    曹錕不愿同意這個城下之盟。

    3月底,奉軍源源不斷的涌入關內,而曹銳、曹瑛依舊在奉勸曹錕不要與奉軍開戰,在曹錕的指示下,直軍面對奉軍的步步進逼、不斷退讓。

    吳佩孚開始在洛陽積極備戰,那支從不公開示人的獨立步兵12團、內部稱呼為“怯薛營”的神秘部隊,也化整為零的秘密離開了洛陽。

    4月9日。

    奉軍開始集結于京奉與津浦鐵路沿線、并改稱“鎮威軍”,張作霖親自擔任總司令。

    4月10日,張作霖致電曹錕,再次重申三項修改后的條件:

    1。請元首頒令,軍人不得干涉**政治。

    2。請責令吳佩孚回兩湖巡閱使本任,不得再兼任直魯豫巡閱副使。

    3。允許梁士詒、葉恭綽、張弧自動銷假、回任。

    這個條件、曹錕更加無法接受了,直系內部開始傾向與奉軍開戰了,但曹錕還沒有下決心,這主要是雙方實力確實懸殊:

    直軍可用兵力不到七萬、奉軍入關兵力十二萬五千人,武器質量更加不如奉軍、彈藥也沒有奉軍充沛,重武器數量也遠少于奉軍,例如:奉軍擁有重機槍150余挺、直軍是100挺左右,奉軍有包括150mm榴彈炮在內的火炮150余門,直軍僅有75mm以下各式火炮100余門。

    4月11日,奉軍進占長辛店,大有直下保定的態勢,曹錕不得不發急電,請吳佩孚和直軍眾將齊聚保定開會。

    4月15日,直軍保定軍事會議一致通過對奉軍開戰的決定,任命吳佩孚為“國軍總司令”,準備與奉軍開戰,曹錕為了顯示對吳佩孚的完全支持,免去了曹銳、曹瑛兄弟的職務,還任命他的親信張福來擔任第24師師長。

    這是任道遠第一次親臨真實的戰場,他對吳佩孚的每一個決定、每一個部署都在認真學習、分析。

    奉軍主力部署在東線,東線總司令張作相,總兵力八萬、是奉軍主戰場,目前駐防在馬廠、廊坊、靜海,吳佩孚在東線部署了四萬兵馬,取守勢防御、阻擋奉軍南下。

    西線奉軍總司令張景惠,所部45000人,駐守長辛店、盧溝橋、南苑、豐臺等地,吳佩孚親率四萬人馬在西線取攻勢防御態勢。

    1922年4月26日,處于弱勢的吳佩孚、主動出擊了,初期在東、西兩個戰場都取得了小勝,但奉軍大部隊趕到后,直軍所占之地、被奉軍一一奪回,直軍被迫轉為防守。

    直軍第26師由于輕敵被奉軍包圍,他們按照吳佩孚的計策,在奉軍騎兵發動進攻時,主動撤出了第一道防御工事,奉軍騎兵趾高氣昂的占領了直軍陣地,可還沒等他們再次排好進攻隊形……

    “轟!”

    一聲天搖地動的爆炸聲、從直軍陣地上傳來,一個營的奉軍騎兵、和他們的戰馬“飛”上了半空……

    直軍第26師趁著后面的奉軍不備,從這個方向撕開一個口子,全師逃出了奉軍的包圍圈……

    此戰過后,即便直軍不敵、被迫撤退后,奉軍也不敢馬上沖上去占領這個陣地,結果就是讓直軍順利撤到下一場有利地形、繼續阻擊奉軍進攻。

    由此,雙方展開了一場拉鋸戰,這種消耗戰的態勢、對弱勢的直軍是非常不利的,但吳佩孚一直堅持與奉軍打陣地戰,奉軍最大的倚仗是炮兵和騎兵,可奉軍戰術呆板、騎兵僅僅用來配合步兵沖鋒,在重機槍掃射下、奉軍騎兵損失慘重。

    但是,奉軍的炮兵一直是他們的進攻利器,可再多的炮彈、也禁不住他們“可勁兒造”,沒幾天前線炮彈就要告罄了,奉天運送彈藥的專列、被吳佩孚另一支秘密部隊“背廆營”偵知,第二海軍用艦炮、在秦皇島成功炸毀了奉軍運送150mm榴彈炮炮彈的專列。

    一直不敢露頭的直軍炮兵、直到這時才加入戰斗序列,與連年征戰的直軍不同,奉軍很多年都沒打過仗了,在奉軍失去炮兵優勢后,直軍步兵單兵戰斗力強的優勢開始顯現出來。

    5月3日夜,西線戰場,按照吳佩孚的戰術部署、三路奇兵分別出發了。

    5月4日,吳佩孚調集的部隊對西線奉軍形成合圍態勢,其實,這是吳佩孚虛張聲勢的戰術,雙方總兵力相差無幾,可被“圍”奉軍不明虛實,四面八方傳來的槍聲,讓他們以為自己已經陷入重圍,原本屬于直軍的第十六師首先心理崩潰、宣布退出戰斗。

    從第十六師陣地不斷涌入的直軍,把其他直軍的的戰斗意志徹底打沒了,奉軍開始全面潰逃,直軍在西線取得完勝。

    東線奉軍得知西線完敗,害怕退路被直軍切斷,開始全線后撤,直軍立即展開圍追堵截,最后,僅25000奉軍退到了灤州……

    那支吳佩孚秘密訓練的“怯薛營”、自始至終都沒出現在戰場上。

    這場直奉戰爭由于歷史的慣性、其實并沒受到任道遠穿越回來的影響,勝局確定后,連續幾日未眠的吳佩孚、終于可以安穩的睡一覺了。

    可是,“吳佩孚”大腦內的一場“戰爭”又開啟了……

    4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欧美精品18videosex性欧美,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欧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
    <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