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易天> 第二章 血濺翠屏   
    背景顏色:
    字體大。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二章 血濺翠屏

    小說:易天 作者:魏武子 更新時間:2022/9/28 21:58:59

    血剎十三身形一動圍住項廉。

    彼此間配合極其默契,即使少了兩人,威力絲毫不減,不帶半分脫泥和偏差的攻擊將項廉牢牢困在包圍圈內,相同的氣息更是讓攻擊變得防不勝防。

    三把細劍帶著詭異的弧線逼向項廉心口,后者手無寸鐵,只得堪堪后退,轉身間一腳點中血十胸口,血十受力退了兩步。

    趁著有了空隙,項廉伸手就要奪了他的劍,誰知身旁幾乎同時刺來四把細劍,封住了所有的進路,項廉被劍逼住,虛身一晃,兩個翻身退了回去,未等站穩,就感覺身后惡風不善,側身一躲,人是躲開了,落在身后的長袍被劍氣掃到,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

    血四一擊不中,振劍重新刺來,其他人則圍著項廉轉動,速度之快,就見十個人身后拖著艷紅色的流光,越轉越快,越轉那顏色越艷麗。

    項廉警惕地站在原地,眉頭微皺。高速轉動中根本看不清他們的動作,也就猜不透他們到底什么時候會出手,何況還要分心留意那個游離在紅圈之外的血四,極強的機動性讓他比任何人都危險!拔藒”細劍被劍氣震得嗡嗡作響,瞬間劈下四劍,項廉反身拂袖彈開,收回的袖口已經被劍砍得七零八落,血四縱身擦著地面滑行,靈活輕盈的身法讓他就像一只擦地飛行的鷂子,幾次險些就傷了項廉。

    項廉左閃右躲處于被動,腳點地剛靠近紅圈要翻過去,就被就近的細劍逼了回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項廉被劍逼回的那一瞬間突然看見細劍在月光下閃著暗紅的光,再仔細一看,那劍又變成了慘白的銀色。

    項廉落地,血四攻來一陣快劍,項廉邊擋邊注意高速轉動的紅光,漸漸的,他覺得有點頭暈,眼前慢慢模糊成一片。

    突然,項廉腳下發軟,一個踉蹌就要倒地,被他滑步前移不動聲色地掩蓋住了。

    項廉的動作是快,但血四還是發現了項廉這不經意間的破綻,緊抿的嘴角在此刻輕輕一挑。

    血四突然消失了。

    這種消失了是絕對意義上的消失,突然不見了,無影無蹤,沒有一絲破綻,四周根本感覺不到他的一點氣息,哪怕是呼吸心跳也沒有了。

    而這時包圍圈內血剎十三的氣勢變得相當詭秘,明明他們存在著,卻恍惚間看到他們突然消失了,蒼茫的大地上只有項廉獨自一人孤零零站著。

    有那么一瞬間,項廉突然覺得眼前的景物在晃動,一眨眼的功夫就發現自己站在一座氣勢恢宏的山莊門前,兩尊高大的白玉狴犴左右而立,金燦燦的匾額隱去了前半部,只看到后面“山莊”二字,匾額下是兩扇異常沉重而古樸的大門,左邊的大門有一處不起眼的凹陷,與記憶里的完全重合。

    “這里是……”項廉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

    “吱咯~”山莊的大門突然開了,迎面射來一陣強光。

    項廉不由的閉上眼睛,逆光循著門往里望去,空蕩蕩的莊園里背身站著一個人,被光影勾勒出的身影靜靜的,靜得仿佛要和這莊園融到一起。

    “……”項廉一臉的難以置信,這背影是如此熟悉,往前邁了幾步,就見那男子突然轉身。

    “莊主!”看著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項廉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高呼一聲。

    那人靜靜站著,卻讓人不敢忽視,眼神中帶著睥睨天下的傲氣,舉手投足又是灑脫一般的云淡風輕,是絕對的強大,也是絕對的無畏。

    “莊主!”項廉又喊了一聲,就見那人突然笑了,只是那笑容有點僵硬詭異。

    突然,僵直的笑容垮塌,接著整座莊園也在瞬間崩塌,頭頂的匾額砸下來,項廉本能地抬手閉眼……

    “喤!”項廉感覺身體里什么東西被抽走了,再睜眼,就看見自己仍站在包圍圈內,剛才的難道是幻覺。項廉不確定的轉頭,就見血剎十三那道紅圈還在。抬手一看,剛才接下銀針的手已經變成青紫色,暗青色的毒液沿著血管蜿蜒在手臂上,拉開衣領,毒液已經侵蝕到了心臟附近。項廉不由得苦笑,看樣子,只能到這里了。

    “嗖!”突然一道劍氣從頭頂劈下,項廉正要閃躲卻發現自己的內力沒了,氣海變得空蕩蕩的,一絲的內力也聚集不起來。來不及細想,項廉抬腳揚出一片灰塵,趁亂躲到一旁,怎奈沒了內勁速度及不上平日的十分之一,被下落的劍刺中后背,劃下開一道血口子,一襲灰袍頓時被黑血染透。

    這一道口子一開,項廉頓時感覺自己的力氣在流失,四肢漸漸麻痹,嗓子一甜,張口吐出一口血劍,濺在地上的血已經變成了黑色。

    項廉半蹲在地,抬頭冷冷望著四周圍過來的血剎十三。

    血一戲虐一笑,雖是在笑,眼底冰冷依舊,“‘噬血’奇毒,見血封喉,你,離死不遠了。項都尉若是識相,就該明白我們為何而來!

    項廉掙扎著站起來,看著血剎十三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項都尉?想不到還有人記得!”說著擦掉嘴角的血,“原以為十五年后我們不會再見了,沒想到老夫有生之年還能見到血剎十三!哈哈哈!”等項廉笑夠了,又道,“你們不是想要嗎?來拿!”說著伸手奪過一把細劍,橫著就劈了過去,“叮!”項廉的短劍被截住。

    血一鮮紅的雙眸中寒光一閃,冷冷吐出一個字:“殺!

    慕容和譽在林子里拼命跑,入眼一片漆黑。

    黑色,充滿神秘詭異,最純粹也最復雜的色彩,而由它主宰的黑夜,則最適合殺戮,一場狩獵已經在這里展開。

    “嗖嗖!”左側一排竹影晃動,搖下竹葉片片。慕容和譽暗急,決不能被趕上,那他想盡辦法把敵人引進竹林里繞路就全白費了。

    “嗖嗖…”又是幾聲,離他越來越近了,突然,耳邊掃過一道勁風,慕容和譽瞬間倒了下去,一道紅影帶著寒光自他上方掃過,要是他剛才沒臥倒,那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又一道紅影射來,慕容和譽一躍而起,拔腿就跑,卻被紅影撞了個正著,紅影呼嘯著擦過,慕容和譽被帶著轉了一圈,低頭一看,小腹被刺穿,血流不止。

    當下情況緊急哪里還顧得上療傷,慕容和譽將腰帶一緊,咬牙繼續跑。

    身后血七血八緊追不舍,二人輕功極高,只幾個縱躍就擋在了慕容和譽前面,血紅的眸子閃著嗜血的光,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只無力掙扎將死的獵物,而他們則是出色的獵手,掌控著獵物的生死!

    “叮!”細劍一振刺來,兩把劍在月光下泛著寒光直逼慕容和譽心口,速度極快,空中只留下幾道殘影。

    鍛造細長的劍身就是為了把劍毫無阻礙地插進心臟,這是最直接有效的殺招,也是血剎十三最熟練的招式,熟練到可以精準無誤地將百步之外的飛鳥刺穿心臟!

    “噗!”劍刃精準無誤地刺進了慕容和譽的心口,推進時卻遇到了阻礙,就見慕容和譽雙手緊緊握住劍身,大量的血從指縫間涌出。

    兩方對峙,慕容和譽運起內力逼開了兩把劍,尖銳的劍刃還是在胸口留下兩道深深的血痕,緊接著左腿前屈,狠狠頂在血七胸口,后者措不及防退了一步,慕容和譽趁機奪下細劍,同時送上一腳將血七踢開,血八在這檔口揮劍刺穿了慕容和譽的右肩,未等再來一下,慕容和譽已經忍著疼痛擲出細劍,一道寒芒直刺血八脖子,血八偏頭躲過,再看慕容和譽早已趁著空擋跑了。

    空蕩蕩的竹林里,慕容和譽只身跑著,兩道駭人的傷口覆在胸口,鮮血直流,小腹的衣服被血染透,右肩也是血流不止,腦袋昏昏沉沉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要不是傷口帶來的疼痛感刺激著神經,他恐怕早就暈倒了。

    強大的意志力支撐著他,不行!跑!只要再快一點就到了,快一點,再一點……眼前的世界是模糊的但他看到了熟悉的地方,比之前更為茂密的竹林,其間夾雜著粗壯的大樹。

    拼盡最后一點力氣,慕容和譽摔進雜草中沒了蹤影。

    緊追在后的血七、血八輕輕落下,看不到慕容和譽在哪里,只有一灘血跡,血七邁步向前,腳下似乎踩了一片軟軟的東西,未等細看,迎面“嗖嗖”幾聲射來密集的竹箭,兩人連忙躲閃,再聽一聲嗡響,一道兩人合抱的大木樁橫著就砸了下來,血七、血八只好就地一翻,滾了一身的泥,那樣子狼狽之極。

    “該死!”血七躲過木樁,開口就罵,那“死”字還堵在嘴里沒罵出來,荊棘木刺又到了。

    正當血七、血八二人忙著躲機關的時,慕容和譽倚著樹干簡單地處理了一下傷口。

    這里是師父帶他練功的地方,大小機關不知道設了多少,暗弩、明弩、陷阱、鎖套…總之,凡是能稱為機關的東西這里都有,回去時總免不了受傷。每次一來這里就頭疼,沒想到今天竟成了救命的地方。

    處理好傷,慕容和譽尋著暗道來到師父的屋子。

    暗格藏在師父的床下,慕容和譽小心翼翼掀開床褥,伸手敲了幾下,里面是中空的,**打開狹長的暗格,里面只有兩件東西,都被布緊緊裹著,一個長約九尺的布包和一個小布包。

    慕容和譽將小布包貼身藏好,拿起長布包就往外走,這東西分量不輕,怕是兵器一類的。

    東西剛拿出來,就見暗格突然一翻,重新鎖好,一切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來不及感慨機關的巧妙,慕容和譽抬腳出了屋子,迎面射來數道黑影,前者當即閃身藏到柱子后面,就聽“嗖嗖~”聲不絕于耳,轉頭一看,就見墻上插滿了竹葉,柔軟的竹葉入墻寸許,這是何等的內力才有的威力。

    隨后兩道紅影翩然落下,慕容和譽暗一句“好快!”

    “陷阱不錯,下次記得把血跡擦干凈!”

    聞言,慕容和譽眉頭微皺,原來是自己的血跡暴露了行蹤。

    低沉的聲音來自血七,聽他的語氣肯定吃了不少苦頭,但仔細看去,兩人身上并沒有明顯的傷,這二人絕對不好對付,武功起碼和師父不相上下。

    未等細想,血七血八早已殺過來,且不說是二對一,那“血剎十三”的名號是按實力排的,頭目就稱血一,實力自然最強,血七、血八實力排中等,對付渾身是傷的慕容和譽綽綽有余。

    血八的細劍詭異之極,令人防不勝防,一個照面,慕容和譽身上就添幾道狹長且深的傷口,趁血八刺了一劍,慕容和譽貓腰要躲,血七一劍掠過慕容和譽下盤,一腳踹在胸口上,后者徑直飛出院落,滾落在一處峭崖旁,摔得氣血翻騰,連吐了幾口血,生生疼暈了過去。

    血七、血八輕輕落在慕容和譽身旁,就聽山間陣陣低沉的嗚咽聲,像是人將死之時的無力呻*吟,那是頭領在召喚他們!

    血七、血八對視一眼,血八折回屋里尋找東西,血七長劍帶風掃過,給了慕容和譽致命一擊,一道劍痕瞬間出現在后者的胸口上,血七隨后飛起一腳將慕容和譽踢下山崖。

    看著慕容和譽的尸體如斷線紙鳶般掉下懸崖,一滴血被山風吹回,滴落在血七臉上,血七伸手蘸過血,抵到嘴邊,舔了舔,揚唇一笑,血,不論嘗過多少回,都是那樣意外的甜吶!

    竹林這邊,項廉殘碎的尸體倒在地上,黑色的血液沾滿了他那原本素樸飄逸的灰袍,臉上沒有半分的痛苦,嘴角微微翹著,釋然而欣慰。

    項廉,一代英豪,終于完成他的使命安然去了。血一靜靜站在旁邊,腳下跪著血七、血八,復命,“人已處理,這是從暗格里搜出來的!

    血一接過,“燒了這里!”

    “是!”下跪十二人齊齊應道。

    5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欧美精品18videosex性欧美,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欧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
    <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