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現實題材>傲骨>
    背景顏色:
    字體大。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小說:傲骨 作者:魯漢 更新時間:2022/9/17 16:10:10

    “大伙干的時候悠著點,小鬼子要俺三天卸完,肯定是要熬通宵了。**,你能不能和肖老板說說,晚上給弟兄們搞點吃的?”老大金滿堂想的總是比別人周全。

    “好嘞,大哥,放心吧!”

    弟兄們沒日沒夜地干了三天,終于將“長津丸”上的軍需物資全部卸完。只聽得“嗚——”一聲長笛,“長津丸”即準備解纜離岸。

    “哎,工錢還沒結呢,怎么就走啦?”肖鵬沖上前去攔住了解纜的日本水手。

    “八格牙路!”一名日本軍官見狀,上來對著肖鵬就是一耳光。肖鵬是誰?那可是武舉人馬震山的高徒。小鬼子那一巴掌還沒到,肖鵬隨即就左手一個“貓洗臉”將對方來掌撥開,右手跟著一個封眼拳,直擊對方“印堂穴”。那鬼子軍官頓時鼻血四濺,痛得他“哇呀呀”連聲慘叫。

    “二弟,快跑!”金滿堂見肖鵬揍了日本軍官,知道不好,鬼子憲兵都圍上來了,他連忙向肖鵬喊道。

    “二哥,俺來了!彪S著喊聲,老三馬振奇飛跑而來!叭,別上前,當心鬼子開槍!”“大哥、三弟,這兒有俺,你們快跑!快跑呀!”“啪!啪!”小鬼子果然開槍了。

    “大哥、振奇,別上前,你們快跑!”肖鵬急得大聲喊叫起來。此時,幾個日本憲兵端著刺刀圍住了他。肖鵬這一瞬間很冷靜,面對十多支黑洞洞的槍口,他再不敢施展拳腳功夫了,否則招來的肯定是密集的彈雨。弟兄們見小鬼子真的開槍了,都不敢貿然上前,眼睜睜地看著肖鵬被日本憲兵們打倒拖走。

    海州日本憲兵隊,那就是個吃人的魔窟。凡是被抓進去的中國人,不死也要致殘,更何況,肖鵬招惹的還是海州憲兵隊的隊長——鈴木少佐。

    “八格!”上身**的鈴木揮舞著手中的**,朝一絲不掛的肖鵬身上狠狠地抽著。自從踏上海州這塊土地,還從來沒有那一個支那人敢與他動手呢!眼前這個人真是膽大妄為,竟敢對大日本皇軍的少佐動武,那還了得?今天要讓他知道大日本皇軍憲兵隊的厲害。

    “八格!八格!”伴隨著鈴木野獸般的嚎叫,汗水像小溪一般從他那長著茂密胸毛的前胸流下。肖鵬一聲不吭,兩眼怒視著鈴木。此刻,他真有點后悔了,后悔沒有當場揍死這小鬼子,這樣,那怕死了,也好撈個夠本的。

    馬振奇和金滿堂找到了日本憲兵隊的翻譯官柳先生。傍晚,他倆備了份禮品,特意來登門求助。

    “柳先生好!俺倆是肖鵬的弟兄,今天來,為的是向先生請教請教,看有啥法子能救救俺二弟?”金滿堂恭敬地說。

    “二位請坐,咱坐下談!薄傲壬,俺二哥現在怎樣?”振奇焦急地問。

    “人是還活著,可被鈴木折磨得不輕。你們那位弟兄真是條硬漢,**那樣抽他,燒紅的烙鐵烙他,他硬是一聲沒吭。咱們都是中國人,看著這些,我心里也不好受!可我,我無能為力!”

    “謝謝您,柳先生。俺能不能花點錢,將肖鵬保出來?”

    “金先生,你說鈴木會為了幾個錢放過肖先生嗎?就算他答應了,那也將是個無底洞!更何況,鈴木他根本不守信用,上回港口劉茂才的事,家人把祖屋都賣了,結果錢是交了,到頭來,抬出的卻是具尸體!

    “這小鬼子簡直不是人!”“三弟,輕點聲,當心隔墻有耳!

    老大金滿堂擔心振奇一時沖動,又招禍端。

    離開柳先生家后,馬振奇就想著要去劫獄,金滿堂堅決不答應。他十分清楚,小鬼子戒備森嚴,憲兵隊崗樓上,不僅有探照燈,四處還都架著機槍,哪怕一只貓穿過,也會立馬招來狂風暴雨般的子彈。面對強敵,只能伺機智斗加巧斗,否則就是以卵擊石。

    “轟”的一聲巨響,曹集鎮上的炮樓在一天子夜被炸上了天,一小隊日本兵也全都被送上了西天。殺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雙槍馬三姑和她的侄子馬振奇。

    曹集鎮離天寶山約八十華里,駐守著小鬼子的一個小隊。早先,天寶山有土匪,小鬼子也知道。好在雙方“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無事。再說,小鬼子的主要兵力都放在對付八路軍、游擊隊身上了,根本無心,也無力來招惹天寶山。

    自從馬香茹嫁給宋天鷂后,她就給天寶山的弟兄們立了三條規矩:一、不得傷害窮苦百姓。二、山上的一切吃穿費用,向天寶山周邊的地主老財們攤派。說穿了,也就是向他們收保護費。只要是交了保護費的人家,一旦有事,天寶山就義不容辭出面保護。三、不許濫殺無故。日本人侵占了我們的地盤,禍害了咱們的父老鄉親,要殺就殺日本人。

    這三條規矩得到了弟兄們的一致擁護。大嫂的話,似乎也成了天寶山不成文的命令!皼_天鷂”對香茹更是寵愛有加。小夫妻倆婚后甜甜蜜蜜,一刻都舍不得分離?障聛,“沖天鷂”就教香茹騎馬打槍。兩年不到,馬香茹就能左右開弓、策馬如飛了。

    一天上午,竇莊的鄉紳竇敬堯哭上山來。見了“沖天鷂”就跪倒在地:“大當家的,你可要給俺報仇!”“竇先生,出啥事了?你快起來,起來慢慢說!闭f著,“沖天鷂”雙手扶起竇敬堯。

    原來,竇敬堯有個閨女叫竇小倩,今年已滿十九歲,可還沒出嫁。并非這姑娘長得丑,相反,這姑娘長得是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條有身條,更不尋常的是,竇小倩還是濟寧中學畢業的女高中生,這在當地無疑就是女秀才了。她之所以遲遲未婚,就是為了等她的心上人。

    竇小倩的心上人,乃是她高中的同學程家良。倆人情投意合,愛之深切。對這門親事,竇敬堯始終持反對態度。原因就是程家良出身貧寒,門不當,戶不對。后來,程家良考上了省城師范大學,成了一名大學生,竇敬堯這才松口,答應待程家良大學畢業,就讓倆人成婚。

    程家良的父親是曹集鎮上的一名裁縫,小裁縫鋪生意一般,掙點手藝錢,供兒子讀完高中已經是十分吃力了。按程家良的成績,考個南京的大學都十拿九穩,可那學費也不是個小數!家良是個很懂事的孩子,為了不給父母再增加經濟上的負擔,他就報考了免學費,還管食宿的師范學院。

    好不容易熬到了畢業,有情人終于將成眷屬了,程家良迫不及待地托人上竇家來提親,竇小倩心中的一塊石頭才算落了地。

    盼到結婚那天,程家接親的馬車剛到曹集鎮鎮口的炮樓前,就被站崗的日本兵攔了下來!袄峡,俺們是接新娘的,他們結婚地干活!”

    “八格!八路的干活?”“老總!我們就是這鎮上的人,不是八路!薄巴\!檢查地干活!”說著,一個小鬼子就跳上了馬車。當他用刺刀挑開布簾的一瞬間,他呆住了。沒想到馬車上竟坐著這么漂亮的一個姑娘!盎ü媚铩ü媚!”小鬼子驚艷地朝崗樓上大聲叫喊著。

    頓時,從崗樓上跑下來七八個鬼子兵,紛紛跳上馬車你一把、我一捏的調戲起新娘來。

    “畜生,我和你們拼了!”程家良見心上人遭污辱,沖上前來就抓咬鬼子?梢唤闀,那是全副武裝日本兵的對手?才幾下,程家良就被小鬼子打得昏死過去。這幫野獸一不做,二不休,他們索性將竇小倩抬進崗樓里,七手八腳地扒光了她所有的衣物,輪番發泄起獸性來。

    俗話說“兔子急了還咬人呢”,竇姑娘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了小鬼子的手!巴垩窖健惫碜油吹煤拷衅饋,他拔出腰間的刺刀對著竇小倩胸部就刺?蓱z那么清秀文靜的一個姑娘,連哼都沒哼一聲,就被鬼子折磨死了。人死了,小鬼子還不放過,竟殘忍地割下了姑娘的胸部。

    “這幫強盜,俺不殺他們誓不為人!”馬香茹聽完竇敬堯的哭訴,發下誓言,一定要為竇姑娘報仇!

    4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欧美精品18videosex性欧美,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欧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
    <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