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 鐵血網幫助添加收藏

    手機版

    鐵血讀書>歷史架空>漢朝特種兵>第五十一章公主紫蘭
    背景顏色:
    字體大。
    ← →實現上下章節查看,鼠標右鍵激活快捷菜單

    第五十一章公主紫蘭

    小說:漢朝特種兵 作者:大漢使臣 更新時間:2012/1/17 8:47:49

    平陽公主追上了南宮公主忙到:“二妹,你怎么了?哭什麼?”

    南宮公主忙到:“他不要我了”

    平陽公主急道:“誰不要你了?你找到那個男子了?”

    南宮公主哭道:“是的,剛才父王說起大將軍額頭上的那個金雕圖案,那個男的頭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血色的圖案,可是他既然來到了長安,為什么不來找我,這說明他已經有了別人了”

    平陽公主忙到:“二妹你先別哭,一會我們去給父皇說明白,讓他把金雕叫來作證,要是他就是那個負心漢,我們讓父王治他的罪”

    南宮公主點了點頭,和平陽公主一起回到了樹下,看到南宮回來,景帝就到:“南宮你怎么了?”

    南宮公主只是哭并不說話,平陽公主急道:“二妹你告訴父皇”

    景帝奇道:“什麼事?誰欺負你了?”

    南宮公主低聲啜泣到:“我找到他了”

    景帝忙到:“誰?”

    南宮哭道:“就是羽兒的生父”

    景帝喜道:“他是誰?朕馬上傳他進宮”

    平陽公主忙到:“就是御史大夫張翔,二妹說剛才父皇你說的那個金雕圖案,她在另一個男子的額頭看到過一只血色的金雕,而且那個男子就叫金雕”

    景帝喜道:“真的啊,朕馬上傳他進攻問個清楚”

    平陽公主忙到:“二妹的意思是他這么長時間都沒有來找她,說明他已經把她拋棄了”

    景帝忙到:“你們是怎么認識的?朕看他不是那種人?”

    南宮公主啜泣到:“幾年前父皇讓我出嫁匈奴,在走進草原上之后,一匹快馬攔住了去路,一個男子正在征服一匹火紅色,白蹄子的馬匹,那匹馬太野了,是馬王,很難征服,隨行的匈奴將軍也想要那匹馬,可是最終被男子獲得,男子和匈奴將軍說了幾句話,就招呼這自己的軍隊對匈奴軍隊展開了屠殺,幾個沖鋒之間,匈奴人就被打敗,留下一地的尸體,男子和他的部隊,帶著我們住進了一個山谷。

    我想下車走走,就和隨行的丫鬟紫蘭換了衣服,我看到了將軍的神勇,于是就像讓他加入大漢,幫助李廣將軍守關,于是拿著一壇貢酒,去找他,他那個時候正在刻字,給自己的那些手下刻兵書,我和他聊了幾句就讓他喝酒,結果拿酒被人下了春藥,他無奈帶著我去了河邊,只是藥力太猛,我們無法抵抗就發生了關系,然后他用銀針幫我和他導出了體內的余毒,就說讓我回到長安等他,他要遠赴草原各地,為日后橫掃匈奴做勘察,在一個攔截公主,有損匈奴國體他不能把戰火引到漢鏡,于是就帶著 自己的兄弟把我們送回到了李廣將軍手中,自己去了草原,當時他的軍中有兩個女子其中一個明顯對他有意思,他肯定和別人好了,來到長安一年多了也沒有來找我”

    景帝忙到:“來人去把大將軍給朕叫來,說有急事,讓他速來”

    “是”手下內侍急忙去辦了。

    這時平陽公主忙到:“祖母,父皇,一會我們先別和他直接說這個,先試探他一下,要是真的無情無義在對他進行制裁好嗎?我們讓二妹躲在一旁的樹后,父皇你看怎么樣?”

    景帝怒道:“好,就這麼辦?”

    張翔火急火燎的跑進了長樂宮,看著坐在那里神情嚴肅的樣子。忙對著太后行了一禮到:“臣御史大夫見過太后皇上”

    劉嫖忙到:“大膽張翔你見到皇上為何不行跪拜禮?”

    張翔忙到:“皇上說給我免了,我可以不行的”張翔說完就對著景帝到:“陛下,公公說你有急事召見,什麼事?匈奴寇邊?”

    景帝搖了搖頭,張翔又到:“那是南越反叛還是諸侯王起兵造反了?”

    景帝再次搖了搖頭,看到景帝搖頭張翔就到:“那就沒甚么大事了?”

    景帝嚴肅到:“你娶妻了嗎?”

    張翔笑道:“沒有啊,怎么了?”

    景帝再次到:“那你有沒有想過娶一位公主?”

    張翔笑道:“陛下的意思是你這里有富余的公主要便宜我了?”

    景帝點頭道:“是,就看你要不要了”

    張翔笑道:“富余的我不要,你把好的都嫁出去了,到我這里就剩富余的了”

    太后怒道:“將軍甚么意思是看不起我皇家的女兒了?”

    張翔笑道:“太后誤會了,作為臣子,我知道伴君如伴虎,我的腦袋那天會忽然掉落,娶到公主無意再大的罪過,除了造反起碼可以活下來,但是人與人之間有太多的不一樣了,就像當年我反對用公主和親一樣,一個民族的興盛不是用一個女人去換取和平的,這樣屈辱的和平要來有什么用,換來心靈短暫的安慰,沒有任何意義,所以我也不會屈就自己去應付高傲的公主,往好了說公主是金枝玉葉,往壞了說就是敗家子,我的家產不多,經不起一個公主折騰”

    景帝忙到:“我會給你優厚的條件的,比如增加封邑,增加侯位“

    張翔搖頭道:“我愿意那侯位去換取一個士兵的平安,金錢與我何意,我若想,我可以讓整個天下因我而顛覆,整個世界因我而改變,無論何事我都會用雙手去完成,那些百姓已經夠幸苦了,他們用自己勤勞的雙手換來的賦稅,養的是一群甚么人蛀蟲,上馬不能安天下,下馬不能治國家,他們像一群吸血的蒼蠅一樣允吸著我大漢百姓的血液,民強則國富,只要我們這些當大官的從自己做起,節省每一分錢,省下來的就夠龐大的軍費開支去橫掃匈奴,收復南越,折服藩國”

    景帝忙到:“那你找我要錢干嘛?”

    張翔笑道:“那是我辛苦換來的,我為什么不要,現在正需要錢呢,你不知道張羽多能吃,家里還有兩只老虎,一個侍臣,一個弟弟加上臨江王,還有一只雕,他們可是一天吃掉好多金子的”

    景帝笑道:“那你讓朕花費那麼多錢改那所學完為了甚么?”

    張翔忙到:“國家在幾項任務上絕對是不可以不花錢的,一時軍隊建設,二是教育,我們要讓全天下的百姓都識字,他們之所以觸犯法律,那是許多山區的百姓連字都不知道,他們甚至不知道皇帝是誰,有的認為現在還是高祖,文帝那個時代,那些深山的人以為自己還是秦人,不識字就不知道國家的概念,官府用那麼多的法律去束縛一群根本不知道法律的人,他們怎么遵從,官府利用百姓對法律的無知,為自己牟取暴利,我大漢官員九萬多人,百姓幾千萬,這幾萬官員他們沒有一個感拍著自己的胸脯說自己沒有搜過民脂民膏,不過有的不一樣而已,他們**,但是他們給百姓辦事了,這類人就是清官了,是受他們愛戴的”

    景帝痛心到:“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張翔笑道:“當然了,貪官污吏在所難免,不過這都是小問題,目前最主要的還有一個問題,藩王,朝廷應該下旨藩王沒有治理國家的權利,他們只負責朝廷給的封邑,賦稅由國家代收,然后發放到他們手里,鑄幣權,鹽鐵全部收歸**,可以考慮減免部分或者少數貧困地區的所有賦稅,鼓勵百姓多生育,匈奴旁邊的東北地區,那可是一片廣袤的平原,水土豐富,很適合莊稼生長,這個你可以問李驍,他就是哪里人,我們大漢只要人員廣闊,可以直接遷往百萬民眾,讓世界都留下漢人的腳印”

    平陽公主咳嗽了一聲,已經聽的入迷的景帝才知道自己走神了,被張翔拉進了他的幻想之中了,景帝忙到:“你那個夢想太遙遠了,我看不到了,說一點我可以看到的”

    張翔笑道:“別說你,我也看不到了,不過我不行,我兒子接著輔佐你兒子,我孫子輔佐你孫子,總有一代人會完成的”

    景帝忙到:“先說公主的事,你就說你娶不娶吧?”

    張翔搖頭道:“不娶,我已經有婚約了”

    景帝怒道:“你有婚約了?”

    張翔點頭到:“對啊怎么了?”

    景帝怒道:“你有婚約了,我也要讓你結不成婚,公主你必須娶”

    張翔看到景帝的態度就到:“那好那你讓公主做小的我就娶”

    景帝怒道:“你妄想”

    張翔笑道:“陛下你怎么了?公主要是得病了嫁不出去,我可以給醫治,我是神醫扁鵲的 嫡傳弟子”

    景帝怒道:“你好好想想你幾年前和那個女子發生過關系”

    張翔笑道:“我夫人啊,怎么了這個你也管”

    平陽公主忙到:“不知將軍的夫人現在何處能否召來一見?”

    張翔苦笑到:“夫人,我連我母親還沒有時間找呢,等到百家園竣工我就去找”

    平陽公主笑道:“你連自己的夫人都看不住,還要去找”

    張翔苦笑道:“你們一生錦衣玉食生活在皇宮里面,那看得到邊關邊民的凄慘,我們族民幾百號人死的就剩十幾個了,原來我也想把她帶在身邊可是她不會武藝,人又孱弱,只好把她送走了”

    景帝怒道:“你和幾個女人發生過關系?”

    張翔笑道:“陛下這個你也查,那你算算自己,你的雙手數的完嗎?”

    景帝聽到這個就啞火了,太后怒道:“你不是講究平等嗎?那我問你你既然不愿意娶公主,可愿意娶一個叫紫蘭的女子?”

    張翔激動到:“他在那里?”

    太后怒道:“你是愿意還是不愿意呢?”

    張翔把頭轉向春陀到:“公公是你告訴太后的?”

    春陀忙到:“沒有啊”

    景帝瞪了一眼春陀就到:“春陀你們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春陀忙到:“大將軍一年前不是從皇宮要走了兩個侍女去服飾羽公子嗎?說好工錢皇宮給的,他當時讓找一個叫紫蘭的女子,我說她已經出宮了,將軍就沒有再問了”

    景帝看了張翔一眼就到:“你找她干嘛?”

    張翔笑道:“紫蘭不是南宮公主的侍女嗎?幾年前我們因為意外發生了關系,我答應娶她的,可是春公公說她已經出宮了,我也找了,希望可以找到我母親或者哪怕他們其中的一個都行,可是沒有時間,百家園的修建,張羽也需要我來照看,沒有辦法,只好暫時閣下,太后你知道她的去處嗎?”

    景帝忙到:“那你剛才說的夫人就是她了?”

    張翔點頭到:“是啊,我對愛情雖然不專一,也沒有陛下你花心啊”

    景帝笑道:“那你不怕她等不急先嫁人了?”

    張翔笑道:“兩情若是長久時,豈在朝朝暮暮,我相信她會等我的,就算她嫁人了,我也會找到她,只要她過的幸福就行了”

    忽然一聲啜泣從樹后傳出,張翔忙到:“誰”

    南宮公主從樹后走了出來,看到南宮公主張翔一眼就認了出來到:“紫蘭,你在這里,春公公不是說你走了嗎?”

    南宮公主忙到:“我一直在等你”

    張翔忽熱傻笑了一下,掃了一下南宮的衣服,忽然到:“你是公主”

    南宮公主點了點頭,看到南宮點頭張翔忙到:“南宮公主,我就說嘛,一個小小的丫鬟怎么可以取到貢酒”

    景帝笑道:“這個公主你娶不娶?”

    張翔瞪了一旁的劉榮一眼就到:“臨江王,你在那里傻笑甚么,枉我對你那么好,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幫著別人耍我”

    臨江王笑道:“你看錯了吧,這里這些可都是我的親人,祖母,父親,弟弟,姐姐,妹妹,好像你才是外人”

    張翔笑道:“我也是皇親國戚了,以后見我客氣點”

    景帝笑道:“別給你一點笑容你就敢翻天,告訴你,你這個皇親是最沒有權利的,沒有封邑,沒有侯位,沒有錢財”

    張翔笑道:“可是我們是最快樂的,金錢權利有時候并不能決定一切的”

    南宮公主轉悲為喜笑著走到了張翔的跟前。

    9
    QQ客服 書友交流 在線提問
    欧美精品18videosex性欧美,亚洲欧洲自拍拍偷精品网314,欧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
    <optgroup id="000m0"><bdo id="000m0"></bdo></optgroup>
    <menu id="000m0"><tt id="000m0"></tt></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
    <menu id="000m0"><strong id="000m0"></strong></menu>